Main Acc:Heini_FogHornAfar
'Now you lie in your own land
Now all men honor you
But I loved you, O Dion!'

200fo感谢&福利

这么一个懒懒散散口味杂食的blog也有200fo了!真是谢谢大家:)(鞠躬)
无论是作为文手还是一个个体我仍是很不成熟的,日后也请多多关照,多多担待了。
接下来是福利:)如果有想看的梗/题材/配对,或者有想要看的翻译资料/同人的话请在评论区留言&keep track of this blog!大概会有惊喜出现哦:P
Lo主极为杂食,大体来说在博里发过的题材都有涉猎…!
就是这样,日后也请多指教!


海尼,

2017/10/1


(暗搓搓占tag)

[幼帝二世]远征记/老师与我:Alter

原作:Fate Zero, Fate GrandOrder, Heavy Renaultian Alexander reference.

配对:韦伯.维尔维特/亚历山大(伊斯坎达尔)

摘要:“老师行了长路,在佩拉遇见为酒神行奉献的我,自此终结他的远征。”——又或许并非如此。

——————————

远征记。


  我长到十二岁上,终于能在席中喝掺水的酒,在老师的榻上留到月升中天时,听宾客欢谈。自那时起老师预备好待我如成人。

  转年春天,大约时候已到,我们便雇好船,动身去缇洛岛。

  那年缇里亚并非大节,按例...

[火影忍者/弥长]死去的少年与光明国度

  死去的少年与光明国度

  [弥长/弥长南]


  长门早早与和弥彦达成共识,未曾出口约定,但二人承认这一种可能,就像承认时代的动荡,承认雨隐作为大国战争中炮灰的悲哀命运,承认会有拂晓般的未来。

  这远非万分之一的假设:若他们中一人早早死去(得是战死,忍者不会死于他法),另一个便会照顾小南,直到她忘却友人之死;他也应复仇,或许是当场,或许是多年后,但他应手刃仇人。

  等到弥彦当真死去,等到他撞在长门的苦无上,刀刃埋进皮肉半尺,血比暴雨暖和,那时候长门却只成全一半约定。他自然报仇,...

[亲父祭日]Undone in Snow/深雪下

  [亲父祭日/微卡腓]Undone in Snow/深雪下


    他在桑苏西的火炉边入睡,夏日的夜风搅得火焰轻轻晃动,葡萄藤和橡树茂密的树冠一道沙沙作响,再次睁开眼睛时脚却踏在一片坚实而惨白的虚空之上,又变回了少年的模样,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天地尽白,那是一种能够吸进光亮的,冰冷而灰暗的白色,就像冬雪之中,弗里茨脑子里闪过这道灵光,又感觉到冷风吹过他的脸颊:风也一样冰冷,像刀锋一样能把人割出血来。

    那就是在冬天了,他静悄悄地告诉自己,连桑苏西的夏日都...

[火影忍者/君重君]白骨森林

  最近重新跳回了火影坑,一不小心被他们两个死死圈粉...感受到了AB老师在角落暗中参杂私货的力量,重吾一口一个你不能死/你是他唯一的遗物了这样的表白让人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可能的确是吃不了刀了看到二少去找重吾那一集哭到整个人都傻了。

  于是就写一写少年时他们...那就像是悬崖上的爱情,面上看着轻飘飘实则非常沉重,和死一样沉重,但是在这样随时都可能近在咫尺的死亡前还是深爱着对方。就像是白骨和白发都是同一个颜色的一样。

(词穷)

————————————————————

  [Naruto]白骨森林

  ...

[Arthurian Myth] The buried knights-2

  上一部分请戳

  Lady of the lake似乎就被我塑造成了一个特别旧教有点自然神教感的萨满...但是亚瑟王传奇x基督教前自然宗教/希腊罗马多神教的混搭感一直深得我心,比如no more a-roving里面“眼睛一片苍白,可以看见过去与未来”的特里斯坦卿的鬼魂来见老兰这样口味大概就是如此,石黑先生笔下Querig的遗忘之息本身也很凯尔特...

  兰斯洛特幼时名叫加拉哈德,这件事情想想挺难过的。另外他明知加拉哈德蒙主之恩升天却仍然难过的心情大概就和他明知和桂尼薇的不伦恋情会带来毁灭却仍要行之一样吧。最难过的部分是兰斯洛特明知加...

[Arthurian Myth] The buried knights

   石黑先生那本被掩埋的巨人里老年高文卿的戏份难过得让人喘不过气,要让圆桌中英年早逝的太阳骑士活到年老力衰的时候,这种英雄垂暮美人白头简直比以荣光换寿庚还难过。第一次刷Buried giants时还没入亚瑟王传说的坑,日后想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高文卿未在多佛战死设定。

  于是——设定上说兰斯洛特与贝卿,还有其他一众骑士应该都活了下来。于是这就是一个成为了守护者的高文卿和兰斯洛特明明两个人都活过了命运的暗夜,原谅了彼此,却仍旧至死无法握手言和的故事。

  BE预定。这篇连通被掩埋的巨人看,所以高文卿的...

[Fate分析向]“我们自己亦身行奇迹。”

  FZ+FGO帝韦伯随想。

  打完FZ联动非常难过,干脆把写了半篇的随笔写完。

  (Po她是个史向/Fate双担帝厨,日常在赫菲斯提昂和韦伯的修罗场里出不去,然而对玛丽奶奶的亚历山大的厨力高于一切。)


  *“征服王”/代指专称Fate系列中Iskander的场合,“亚历山大”代指历史上的马其顿国王。

  *”爱情“一词在此处多取希腊时代的广义。韦伯爱征服王,正如人人都爱亚历山大。

1.

  -以征服王的眼光,韦伯是他特别看中的人,至少不是千万马其顿王军之一。(但...

柏拉图的铭文(Epigram)二首


  致叙拉古之王狄翁(Dion of Syracuse):

  迪翁是柏拉图的信徒与追随者,最后可以说是殉了他的道,也是悲剧英雄的典范。关于这个人说法不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柏拉图四十岁左右,他自己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结识了柏拉图。Mask of Apollo讲的就是这两个人的故事。

 (Mask of Apollo中的译本)

  Tears were for Hecuba, friend,
  And for Illion's women, spun into the dark web on the day of their...

[FGO分析向]天国王朝

  六章分析+伪历史考据

    ——A quasi-comprehensive look into the sixth chapter of fate/grand order with reference to Tennysenian Idylls

        理想国与人性

    被六章吸引的契机是“恶托邦”一般的卡美洛。基督教的圆桌骑士占领耶路撒冷,高壁白墙,这种闪闪发光,眼看圣洁无瑕的非义所带来的对...

      1/5